這次去美國,我背負最重大的任務就是買一堆東西回來。我要買家裡交代的「善存」綜合維他命、維他命C、維他命E和鈣片、阿姨的化菻~、阿媽的香水、小朋友的玩具、我自己要的樂譜、耳機、紀念品等等,還有最誇張的一件禮物--送給老哥新婚的床頭音響。

先說維他命。美國的藥房並不像我們的西藥房小小的一間,而是像保齡球場那麼大。裡面擺了各種藥品。像維他命就佔了長長一排的櫃子。因為單指維他命就有A、B6、B12、C、D、E等這麼多種,而同一種東西又有好幾種不同的廠牌,數十種不同尺寸、不同的規格含量。光是「善存」就有一般的、添加鐵質或葉酸、小孩專用的、老年人專用的、加強新配方的、大瓶或小瓶裝的等十餘種款式,真不知道要從何選起。後來,因為我買了二三十瓶,才徵得老闆同意,特別給我九折的折扣價,不然他們是不打折的。臨走前,那店員還很會耍寶地說:"Take care!"要我多多保重!

其他東西我都陸陸續續買齊了。為了去黃石公園,還臨時買了一雙登山鞋,我們稱它為「反攻大陸」鞋。在遊客中心買了一些紀念品,包括一只很漂亮的,類似童子軍用的領帶。只有床頭音響,我留到最後一天才買。買之前,我謹慎地比較箱子外的尺寸是否會超過航空公司所規定的手提行李大小範圍,然後才決定買下來。買了之後,我才發現它是一件多麼難帶的東西--又大又笨重。如果不買,回去就慘了。所以只好用大袋子,把它分裝成兩袋,禾能提上飛機。

在洛杉磯的機場裡,所有旅客都注視著我,向我行注目禮。因為我的手提行李實在是太多了(幸好我等到上了飛機才買酒),所以在通關的時候,出了一點狀況:我無法走過金屬探測門,所以海關人員懷疑我攜帶槍械闖關。

第一次走的時候,我壓根兒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我就和平常一樣,動作十分優雅地走過去,結果忽然警鈴大作,搞得在場所有安安靜靜通關的旅客一陣緊張。接著,檢查人員示意我退回去。我趁機把繫在腰上的霹靂包卸下來,再走一次。第二次警鈴又響了起來。我再把口袋裡所有的鑰匙、錢幣、照相機、太陽眼鏡全掏了出來,再走一次。可怕的警鈴又再度響起。這時事態更嚴重了。許多官員都向我這邊集中。"Headphone!"官員之一說。喔!對了!我還忘了把掛在脖子上的耳機拿下來。順便連領帶也一齊拿下來吧!結果,警鈴還是拼命地叫喊著,好像要把我逮捕入獄似的。這個時候我還真是擔心回不了國。因為我不知道是怎麼搞的,所有東西都拿了下來,怎麼還是在那邊嗶嗶叫,難道要我當眾脫衣不成?其中一位官員打開我的腰帶,檢查裡面是不是藏有東西,然後手拿金屬探測棒,教我把手腳張開,逐一掃瞄我的身體,從上到下,最後他終於找到原因了。原來,那個罪魁禍首,那個殺千刀的,就是我的「反攻大陸」鞋,上面那些用來繫鞋帶的釘子。我看到他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這個經驗告訴我們,以後出國沒事別買有釘子的鞋子。



美國歷險記       開車篇       生活篇       購物篇